Hi,欢迎光临:狮子吼

虽轻犹重的「缺分堕戒相」 宗喀巴着<谭崔十四根本堕戒释>的评析之二十二

2015-07-03发布  |   次关注    藏传佛教网
(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)「谭崔十四根本堕戒」是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修行谭崔无上瑜伽最重要的「戒律」,真藏传佛教中并不承认这个邪戒;尤其是第一条,几乎是全本堕戒的重心所在,我们前文已经依序讨论了本戒的戒相条文、犯戒对象、犯戒行为、上师资格、犯戒原因等等,接下来本戒有无轻犯者,轻犯的罪过如何,有无开遮?都将在本篇关于「缺分之堕戒相」中来讨论:
原文:
缺分之堕戒相
如果对上师或是其他有情等的毁谤内容,不是属于根本堕戒的范围,因为没有具足违犯于一切根本堕戒因缘的缘故,因此不算违犯于根本堕戒。但是,这还是落于过失种类罪中。在菩萨戒律仪中,轻戒与小戒都属于次过失罪。波罗提木叉戒中表示,大分支堕戒与较小戒法都属于过失种类戒,如果犯僧残戒而经过忏悔之后,仍然允许继续留在团体中修行。
此段戒释前两句所表达的,是「虽对上师或其他众生发出毁谤」但是不算犯了「根本堕罪」,其差异是「因为没有具足违犯于一切根本堕戒因缘的缘故」,这样的说法不够具体,不能算是清楚明确的「戒释」。我们比对了前文「犯戒行为」的明文,就用谭崔自己的释戒来替宗喀巴「说清楚,讲明白」:同样犯了毁谤上师,判定是否属于「根本堕戒」的标准,即是「空行母」苏拉比引用《悉地金刚密续》中的教条:「在观行上或是在身行上」轻慢毁谤「上师所教导的曼陀罗行为背俗」。换句话说,宗喀巴意欲恐吓学人,却又遮遮掩掩不肯明说的,还是「不能批评上师传双身法」这一件事实。
本段后面的部分是说,尽管那些不算是犯了「根本堕戒」的部分,但仍属于「过失种类戒」。宗喀巴的见解是这样的「过失」,在「菩萨戒律仪中」判定较轻,而在「波罗提木叉戒」中则判得较重。但这样的说法是有淆讹的,因为「波罗提木叉戒」又翻译做「别解脱戒」,是 释迦牟尼在世时,为了教导僧团中的出家僧侣,作出许多规定,这些规定被称为出家人的「学处」。其中有许多重要的学处,被收集在一起,形成「波罗提木叉」,内容则指七众防止身口七支等过,远离诸烦恼惑业而得解脱所受持之戒律(註一)。因此,「别解脱戒」有二义:
註一:https://tw.knowledge.yahoo.com/question/question?qid=1405120213147
一、「别别解脱」,如菩萨优婆塞戒经中所提到的「戒戒、定戒、无漏戒、无作戒及摄根戒」,这五种戒并不是每位修行人都能具足的;所以有人得到一戒,叫作「波罗提木叉戒」,叫作「别别解脱」,有时简称为「别解脱戒」。又,从声闻法来讲,正统的解脱是声闻戒,受出家戒具足,目的是为求出三界,所以叫作「解脱戒」;但是除此之外还有境界各不同的种解脱,名为「别别解脱」,因此有种种与之相应的戒法存在有,称为「别解脱戒」。
二、「别得解脱」,若是依出家人的声闻法为中心,而说正统的出家戒之外另能得解脱的戒法,名为「别解脱戒」,也就是菩萨戒。可是若依成佛之道来说,其实菩萨戒才是正统的解脱戒,因为声闻戒只能使人获得声闻极果的阿罗汉,不能使人成佛;但菩萨戒可以使人成佛,而佛教是以「成佛之道」为中心,不是以声闻之道为中心,所以应该说菩萨戒才是正统的解脱戒,而声闻法是世尊方便施设接引声闻人的方法,因此而设的出家戒当然应该说为「别解脱戒」。(註二)
註二:《优婆塞界经讲记》〈第八辑〉 平实导师着 正智出版有限公司
2007年9月初版 P140~P142
依以上的定义,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,若是认定他们的喇嘛是出家求解脱的,则其「波罗提木叉戒」与「菩萨戒」相同,不必另举;若认为喇嘛们是要修「成佛之道」的(他们的确相信谭崔「无上瑜伽」可以「即身成佛」),则他们即应该以「出家戒」(因喇嘛自称「出家人」)为「波罗提木叉」。可是,假藏传佛教的「堪布」却说:「在有出离心的基础上受持居士五戒、沙弥十戒、二百五十三条比丘戒和三百六十四条比丘尼戒,才是真正的别解脱戒。如果没有出离心,受持这些戒就只是一般的戒律,不是别解脱戒,持戒持得再好,修得再精进也不能解脱。(註三)」号称出家的喇嘛受出家戒还分「有,或没有出离心」,不亦怪哉!更说居士戒为其「别解脱戒」,这是什么样的「波罗提木叉戒」呢?
註三:http://big5.xuefo.net/nr/article8/77599.html
回到原文,宗喀巴指称「如果犯僧残戒而经过忏悔之后,仍然允许继续留在团体中修行。」「波罗提木叉戒」的违犯,包括波罗夷、僧残、不定、捨堕、单堕、波罗提提舍尼、众学、灭诤法等八种情况,僧残戒共有十三条戒,就是犯了很严重的罪,要赶快加以补救的意思。出家人犯了这方面的戒,等于残废一样,是次于波罗夷的重戒。譬如不明真实情况,随便诬赖别人、譭谤别人;讲话不负责任,兴风作浪,挑拨离间师兄弟间的感情等等,都是犯了僧残罪。不过,犯了僧残戒,如果能忏悔,接受僧团的救护,仍不丧失比丘、比丘尼的资格。(註四)
註四:http://etext.fgs.org.tw/etext6/search-1-detail.asp?DINDEX=12291&DTITLE=%AAi%C3%B9%B4%A3%A4%EC%A4e
http://zh.wikipedia.org/zh-tw/%E6%B3%A2%E7%BE%85%E6%8F%90%E6%9C%A8%E5%8F%89
http://blog.cnyes.com/My/dj23456/article1034092
可是咬文嚼字了老半天,他却没有说清楚,这种「不针对上师曼陀罗行为背俗」的「非根本堕罪」,也就是即使不轻慢谭崔行为,只是平常世俗事相上毁谤、轻慢了上师的话,究竟是「次过失罪」、是「过失种类戒」还是「僧残」?像这样的「戒释」,越解释就令人对戒越感到煳涂,但是宗喀巴这样作是有其特别目的的,因为他可以藉着读其「戒释」者,迷煳混乱思维不清的时候,直接提出他要引导给大众的结论:
原文:
尽管有些经论释义说,这些是属于较小的违犯过失,但实际上,仍然是归属于过失种类戒,因为密续说这些是属于特殊重戒与大分支堕戒等过失种类戒,而不是微小戒的缘故。
也就是说,宗喀巴把第一条堕戒「犯轻罚轻」的可能给封闭起来,一律都「从重量刑」了。就跟在前文中所言,犯了此戒纵使忏悔,无论是在自己生前忏悔,或是在上师生前忏悔,到最后都把它「从重」,归併为「依旧是犯此根本堕戒」。可见宗喀巴甚至整个喇嘛教,对此「第一条堕戒」戒相,「轻慢毁谤于师」,有多么防范,多么恐惧,多么「深恶痛绝」,唯恐弟子们因为知道了谭崔的真相后,不愿「将上师视为佛陀」,不愿再将「身口意供养给上师」。
原文:
如前所说,从心起意而违犯根本五戒或是不信经教的金刚乘行者,尽管已经开始无上究竟瑜伽部的修行,终将一无所成。《密集金刚密续》言:此过甚于五戒。因此应知,于所有根本堕戒中,此戒过失最重,修行者应极度审慎勿犯此戒。进一步说,尽管犯戒后,修行者悔过并经过忏悔,离于忧愁,然而所证境界势必远离。
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,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。
分享到:
|